见夏日报80:他们不知道任何社会结构的整体框架;他们只知道自已的动机和行为目的,以及要遵守的規则,至于这些规则怎样创造出一个集体的制度来,就超出了他们的智力范围 发布于2019-03-04

因此,库位制度在地域和组成两个方面都非常庞杂。它把大量的村落连接在一起,并涵盖了相互作用且错综复杂的活动,形成了一个有机体。

然而,我们必须记住,这庞杂且井井有条的制度,是许多活动和努力的结果,而且是那些没有明确法制、目的和宪章的野蛮人完成的。他们不知道任何社会结构的整体框架;他们只知道自已的动机和行为目的,以及要遵守的規则,至于这些规则怎样创造出一个集体的制度来,就超出了他们的智力范。最聪慧的土著人都看不到库拉是一个庞大的社会建构,更不用说知道该建构的社会学功能和意义了。如果你问土著人库拉是什么,他大概会回答一点细节、一些个人经验和看法,面不会是这里给出的那种定义。他甚至不能作住何有条理的叙述,因为他头脑中没有库拉的完整图像。他虽然身在库拉中,却不识库拉真面目。

民族志者的责任是把所有观察到的细节加以整合,把所有相关的不同现象加以社会学的综合分析。首先,他要搜集那些表面看起来互不隶属但有一定意义的活动。接着,他要找出哪些是常见的、相关的方面,哪些是偶发的、不重要的方面:换言之,他要找出交易的全部法则。最后,他要构建这个大制度的图景,一如物理学家从他的实验数据中构建理论一样。其实,普通人也能接触到这些数据,但需要加以前后一致的诠释。[西太平洋的航海者,第三章库拉要点,库拉的简明定义]1922

见夏日报79:他们(工人)不知道根据什么他们可以要求利润,正如他们(农民)不知根据什么他们应该给地主交租 发布于2019-02-17

一个从事生产的工厂需要有适合安装机器的房子。建造工厂又需要技术知识和经费。技术知识由蚕业学校提供,但经费从哪儿来呢?这个问题就美系到所有制和分配问题。根据改草者的意图,在工厂开办以前,制定这些规章所依据的基本原则都已经确定了。原則是,工厂应属于农民。但农民如何拥有它,谁是农民?

所有权属于这个合作社的社员。他们对工广的责住限于他们所贡献的股份。入社以自愿为原则,并不限本村的人。凡愿遵守社员义务者便可被吸收为社员。社员的义务是在工厂里有一份股金,每年供给工厂一定数量的蚕茧作原料。这一合作社共有429名社员,基本上包括了村里所有的住户及邻村的50多户。

根据规章,工厂的最高权力机构是社员全体大会。大会选出一个执行委员会,理论上它対大会负责。实际上恰恰相反,人们接照当地领导人和执行委员会的意見工作,当地领导人遵照改革者和蚕业学校的意见行事。由于整个工作是在改革者的指导下进行,人们对开办工厂也没有足够的知识。社员没有什么可以说的。由于农民缺乏受教育的机会,文盲率高,这使改革者在实施训练计划中发生很大困难,这些需要受训练的农民才是工厂的真正的主人。社员对投票制度完全不熱悉,他们也未想过行使投票的权利来管理工厂。他们只关心以利润形式分给他们的实际利益,对工厂的其它工作很不了解。他们不知道根据什么他们可以要求利润,正如他们不知道根据什么他们应该给地主交租。对他们来说,所有权只意味着他们可以分得一份利洞。[江村经济,第12章蚕丝业,6合作工厂]

见夏日报78:愤青令狐冲 发布于2019-02-03

(令狐冲和黄蓉、郭靖打架, 三个人被风风火火地赶来侯通海队长和他的校警队,一起被拎到派出所之后)

汴大(汴京大学)的任何一届都是豪杰辈出,把东南西北的人精都塞进了这个首都郊区的小苑子里。令狐冲一进校就发现他班上有三个兄弟有体育特长、两个州府的文科状元、还有一个号称是名作家范仲淹的学生和全国作协会员,而令狐冲自己除了在高考里勉强凑够了上汴大的分数,就再也没有什么可吹嘘的资本,这一点更令他有点自惭形秽。

令狐冲是个心比天高的人,虽然在汴大校园里心比天高的人绝对比三条腿的蛤蟆多出很多倍,但是令狐冲是尤其心高。他是真地相信大宋如果由他出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的话一定会立刻腾飞,十年超越金国,三十年灭掉蒙古,至于西夏回鹘,如果他们按时朝贡,令狐大人会考虑放他们一马。

我们还是稍微留神看看在汴大校史上曾经浓墨重彩地书写了一笔的愤青自己。

令狐冲本来没有那么愤青,他除了高中的时候偶尔以非议大宋朝廷要员为乐,曾经吓得老师小心肝扑通扑通乱跳外,还没有慷慨激愤到以为举世皆浊他独清。可是后来在开学第一天就被以侯通海队长为中心的校警队抓获,此事深深影响了令狐冲的自尊心。当时侯通海也没什么时间仔细给令狐冲定罪,黄蓉在的时候,侯通海有限的注意力多半用于看黄蓉了,黄蓉离开了以后,侯通海才开始思考怎么处理令狐冲。根据黄蓉很好看的脸蛋和身材,侯通海拍拍脑袋就得到了结论。于是他语重心长地对令狐冲说:“年轻人做一点这样的错事也是难免,不过你也不能一边欺负女生一边还欺负少数民族同学吧?”

令狐冲当即晕倒。他立刻联想到的一幅画面是他自己一边狞笑着大踩郭靖的脑袋,一边在黄蓉身上乱施禄山之爪,并且背后腾起代表魔鬼的熊熊火焰。或者我们可以用恶霸地主、民女、劳动人民这三个词去取代令狐冲、黄蓉、郭靖(蒙古学生)。而真实的情况和侯通海的想象完全是相反的

侯通海还在滔滔不绝,一种绝望在令狐冲心底悄悄地滋生。他不认识这里的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人会帮他,他甚至还没有报到,而看上去侯通海根本没有放他走的打算。从遥远的岭南毫不容易考到汴大,他预期四年的大学生活也许在一天里就结束了?当时他离国际政治系报到的地方只有一步,可是国政系还会接收他么?各种繁乱的想法在他的脑海里乱窜,无助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被侯通海扣了足足五个小时才放出来的令狐冲本来对郭靖怀有刻骨铭心的仇恨,可是等他进入宿舍后,发现郭靖每个星期打两天的水而且经常带领段誉打扫卫生,于是令狐冲就有点气不起来。后来令狐冲感冒的时候郭靖很仗义地帮他打了两天的水,从此在令狐冲500度的眼睛里,郭靖无疑是所有青年的楷模。

所以最终不能痛恨郭靖的令狐冲进行了深入细致地思考,他认为是校警队侯通海的问题,而之所以校警队素质低下并且经常拿耗子,自然是学校的领导们太糟糕,而学校的领导们的糟糕还得归结于制度问题。就这样,令狐冲心里忽然豪气和怒气一样勃发,发誓要当一把学校制度改革的先驱。

痛定思痛之后,令狐冲发现他面临着一个小小的问题。首先,令狐冲虽然读书不少,但是绝非什么当权派,而且他也没有任何自信要用尼采的超人哲学去说服侯通海。其次,那时候天下太平,不能像当年太祖赵匡胤那样立马陈桥兵变抢班夺权,校园内除了令狐冲自己,剩下的不稳定因素就只有盖理科楼群的民工兄弟,令狐冲同样没有自信说服他们和自己站在同一战线上改革校园制度。

所以在梦想天下大乱诸侯争雄之余,令狐冲决定先做一点事情证明自己的能力。[小说《此间的少年》2010-江南]

见夏日报77:美国社会还是有一个杠杆以保持一定比例的贫困人口 发布于2019-01-30

关于美国文化的讨论中最富争议的功能主义分折是由赫伯特·甘斯提出的关于美国贫困正向功能的分析。与其他发达的工业化社会相比,美国具有相对更高的贫困人口比例,政府在这方面的措施也较少。对这一政府决策,通常的解释是因为美国是一个“机会之邦”.因此人们一般认为贫因是由穷人自身的原因造成的。在大家看来,只要一个人想成功,他就一定能成功。但是,甘新认为为什么美国政府对贫困如此漠不关心有其潜在的原因,即贫困履行了重要的社会功能。最重要的一点是,如果没有贫困,那么,社会的“脏活”——不需要任何特殊训练或知识的体力劳动——就会没人去干。这样,虽然平等这一价値观被赋予很高的評价,但美国社会还是有一个杠杆以保持一定比例的贫困人口。[第三章.三、文化的分析P74]《社会学》 戴维·波普诺 第10版 1999

见夏日报76:那亚洲人种起源呢?那傣族和汉族呢? 发布于2019-01-27

现在世界上的60亿人都是过去生活在东非的、在解割学上已是现代人的人的后裔。这一群人一度瀕于绝迹,但从未死光,最后这群人开始繁衍。到了约十万年前,现代人经过尼罗河谷北移,横越西奈半島到了中东。距今六万多年前,他们沿着印度和东南亚的海岸线据达澳洲。约四万年前,这些现代入又从非洲东北部抵达欧洲,并从东南亚进入东亚。最后,大概在一万年前左右,他们又从连接今天西伯利亚和阿拉斯加的广大平原抵达南北美洲。[导言-人种舞台]《人类基因的历史地图》2008

见识一下这个世界最灿烂的东西

Sunny号娜美,见云见雨,终将见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