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夏日报78:愤青令狐冲        

(令狐冲和黄蓉、郭靖打架, 三个人被风风火火地赶来侯通海队长和他的校警队,一起被拎到派出所之后)

汴大(汴京大学)的任何一届都是豪杰辈出,把东南西北的人精都塞进了这个首都郊区的小苑子里。令狐冲一进校就发现他班上有三个兄弟有体育特长、两个州府的文科状元、还有一个号称是名作家范仲淹的学生和全国作协会员,而令狐冲自己除了在高考里勉强凑够了上汴大的分数,就再也没有什么可吹嘘的资本,这一点更令他有点自惭形秽。

令狐冲是个心比天高的人,虽然在汴大校园里心比天高的人绝对比三条腿的蛤蟆多出很多倍,但是令狐冲是尤其心高。他是真地相信大宋如果由他出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的话一定会立刻腾飞,十年超越金国,三十年灭掉蒙古,至于西夏回鹘,如果他们按时朝贡,令狐大人会考虑放他们一马。

我们还是稍微留神看看在汴大校史上曾经浓墨重彩地书写了一笔的愤青自己。

令狐冲本来没有那么愤青,他除了高中的时候偶尔以非议大宋朝廷要员为乐,曾经吓得老师小心肝扑通扑通乱跳外,还没有慷慨激愤到以为举世皆浊他独清。可是后来在开学第一天就被以侯通海队长为中心的校警队抓获,此事深深影响了令狐冲的自尊心。当时侯通海也没什么时间仔细给令狐冲定罪,黄蓉在的时候,侯通海有限的注意力多半用于看黄蓉了,黄蓉离开了以后,侯通海才开始思考怎么处理令狐冲。根据黄蓉很好看的脸蛋和身材,侯通海拍拍脑袋就得到了结论。于是他语重心长地对令狐冲说:“年轻人做一点这样的错事也是难免,不过你也不能一边欺负女生一边还欺负少数民族同学吧?”

令狐冲当即晕倒。他立刻联想到的一幅画面是他自己一边狞笑着大踩郭靖的脑袋,一边在黄蓉身上乱施禄山之爪,并且背后腾起代表魔鬼的熊熊火焰。或者我们可以用恶霸地主、民女、劳动人民这三个词去取代令狐冲、黄蓉、郭靖(蒙古学生)。而真实的情况和侯通海的想象完全是相反的

侯通海还在滔滔不绝,一种绝望在令狐冲心底悄悄地滋生。他不认识这里的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人会帮他,他甚至还没有报到,而看上去侯通海根本没有放他走的打算。从遥远的岭南毫不容易考到汴大,他预期四年的大学生活也许在一天里就结束了?当时他离国际政治系报到的地方只有一步,可是国政系还会接收他么?各种繁乱的想法在他的脑海里乱窜,无助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被侯通海扣了足足五个小时才放出来的令狐冲本来对郭靖怀有刻骨铭心的仇恨,可是等他进入宿舍后,发现郭靖每个星期打两天的水而且经常带领段誉打扫卫生,于是令狐冲就有点气不起来。后来令狐冲感冒的时候郭靖很仗义地帮他打了两天的水,从此在令狐冲500度的眼睛里,郭靖无疑是所有青年的楷模。

所以最终不能痛恨郭靖的令狐冲进行了深入细致地思考,他认为是校警队侯通海的问题,而之所以校警队素质低下并且经常拿耗子,自然是学校的领导们太糟糕,而学校的领导们的糟糕还得归结于制度问题。就这样,令狐冲心里忽然豪气和怒气一样勃发,发誓要当一把学校制度改革的先驱。

痛定思痛之后,令狐冲发现他面临着一个小小的问题。首先,令狐冲虽然读书不少,但是绝非什么当权派,而且他也没有任何自信要用尼采的超人哲学去说服侯通海。其次,那时候天下太平,不能像当年太祖赵匡胤那样立马陈桥兵变抢班夺权,校园内除了令狐冲自己,剩下的不稳定因素就只有盖理科楼群的民工兄弟,令狐冲同样没有自信说服他们和自己站在同一战线上改革校园制度。

所以在梦想天下大乱诸侯争雄之余,令狐冲决定先做一点事情证明自己的能力。[小说《此间的少年》2010-江南]

发布于2019-02-03

评论已关闭。指出错别字请e-mail(我们虚心接受...但坚决不改)

见识一下这个世界最灿烂的东西

Sunny号娜美,见云见雨,终将见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