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夏日报79:他们(工人)不知道根据什么他们可以要求利润,正如他们(农民)不知根据什么他们应该给地主交租        

一个从事生产的工厂需要有适合安装机器的房子。建造工厂又需要技术知识和经费。技术知识由蚕业学校提供,但经费从哪儿来呢?这个问题就美系到所有制和分配问题。根据改草者的意图,在工厂开办以前,制定这些规章所依据的基本原则都已经确定了。原則是,工厂应属于农民。但农民如何拥有它,谁是农民?

所有权属于这个合作社的社员。他们对工广的责住限于他们所贡献的股份。入社以自愿为原则,并不限本村的人。凡愿遵守社员义务者便可被吸收为社员。社员的义务是在工厂里有一份股金,每年供给工厂一定数量的蚕茧作原料。这一合作社共有429名社员,基本上包括了村里所有的住户及邻村的50多户。

根据规章,工厂的最高权力机构是社员全体大会。大会选出一个执行委员会,理论上它対大会负责。实际上恰恰相反,人们接照当地领导人和执行委员会的意見工作,当地领导人遵照改革者和蚕业学校的意见行事。由于整个工作是在改革者的指导下进行,人们对开办工厂也没有足够的知识。社员没有什么可以说的。由于农民缺乏受教育的机会,文盲率高,这使改革者在实施训练计划中发生很大困难,这些需要受训练的农民才是工厂的真正的主人。社员对投票制度完全不熱悉,他们也未想过行使投票的权利来管理工厂。他们只关心以利润形式分给他们的实际利益,对工厂的其它工作很不了解。他们不知道根据什么他们可以要求利润,正如他们不知道根据什么他们应该给地主交租。对他们来说,所有权只意味着他们可以分得一份利洞。[江村经济,第12章蚕丝业,6合作工厂]

发布于2019-02-17

评论已关闭。指出错别字请e-mail(我们虚心接受...但坚决不改)

见识一下这个世界最灿烂的东西

Sunny号娜美,见云见雨,终将见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