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夏日报80:他们不知道任何社会结构的整体框架;他们只知道自已的动机和行为目的,以及要遵守的規则,至于这些规则怎样创造出一个集体的制度来,就超出了他们的智力范围        

因此,库位制度在地域和组成两个方面都非常庞杂。它把大量的村落连接在一起,并涵盖了相互作用且错综复杂的活动,形成了一个有机体。

然而,我们必须记住,这庞杂且井井有条的制度,是许多活动和努力的结果,而且是那些没有明确法制、目的和宪章的野蛮人完成的。他们不知道任何社会结构的整体框架;他们只知道自已的动机和行为目的,以及要遵守的規则,至于这些规则怎样创造出一个集体的制度来,就超出了他们的智力范。最聪慧的土著人都看不到库拉是一个庞大的社会建构,更不用说知道该建构的社会学功能和意义了。如果你问土著人库拉是什么,他大概会回答一点细节、一些个人经验和看法,面不会是这里给出的那种定义。他甚至不能作住何有条理的叙述,因为他头脑中没有库拉的完整图像。他虽然身在库拉中,却不识库拉真面目。

民族志者的责任是把所有观察到的细节加以整合,把所有相关的不同现象加以社会学的综合分析。首先,他要搜集那些表面看起来互不隶属但有一定意义的活动。接着,他要找出哪些是常见的、相关的方面,哪些是偶发的、不重要的方面:换言之,他要找出交易的全部法则。最后,他要构建这个大制度的图景,一如物理学家从他的实验数据中构建理论一样。其实,普通人也能接触到这些数据,但需要加以前后一致的诠释。[西太平洋的航海者,第三章库拉要点,库拉的简明定义]1922

发布于2019-03-04

评论已关闭。指出错别字请e-mail(我们虚心接受...但坚决不改)

见识一下这个世界最灿烂的东西

Sunny号娜美,见云见雨,终将见夏